再見我的 Poly:新青年理髮廳的刺青印記

by • 2013 年 11 月 25 日 • 文藝, 第十七期Comments (1)

文:游思嘉

polyu grad

秋風起,又到了畢業的季節。人群穿袍戴帽於大學每個地標蹓躂,為自己幾年的大學生活拍下句點。回想大學生活你又做過哪些刻骨銘心的事? 就讀紅磚大學的歐陽、發仔和陳列瑟就組了隊「 新青年理髮廳」,完全本土,完全由心出發,以音樂表達奇思異想。 他們穿上畢業袍,有點傻有點 Kai,邊逛邊拍PolyU 的A-Z Core,成就了看似無厘頭但有共嗚的《再見我的Poly》 MV。

其實早於九月,新青年理髮廳就在 YouTube和臉書上載了幾首歌。雖說聲音不夠突出,但乍聽之下竟有幾分 My Little Airport的影子,都以簡單和弦和地道口語歌詞道出殘酷的現實。《放假總要在雨天》除了間接地咀咒李氏力場之外,有心人應看得出歌名惡搞了歌神學友的《分手總要在雨天》。另有《一放工菊花都放鬆》、《敢動》等,沒有 MLP的糖衣文藝,卻一時唱出啜核哀愁,一時唱出陽光勵志。適逢畢業季節,他們亦特地創作了《再見我的初戀Poly》,回味這幾年大學的人生 -

終於入到 Poly讀「 E 」

E N G I N E 「 Engine」

喂 假假地都叫做個工程師

由果年開始 終於知道神仙既意思

原來做神仙好鬼寫意 做神仙可以咩都試

做神仙可以 唔係幾駛讀書

做神仙可以 作首歌講考試

做神仙可以十五蚊睇獸醫 (註:此動作須經嚴格訓練 )

做神仙 唔係只係為左張沙紙

姨媽姑姐經常說,入大學就梗係為左張證書架啦。作為舊制下的產物,猶記得在有文理分科的時候,我們讀中學時選理科是為了入大學可以有更多的選擇。某大型補習社化學講師就有此名言:現在讀化學是為了大學不用讀化學。而說到底入大學是為了將來能有更高的職位和薪金。一切好像混混噩噩被中環價值操縱而沒有自身的意願。

但當你踏入大學校門,就應有對大學生活的覺悟,理解大學生這名詞賦予你的意義。古語有云:過左海就神仙。成了大學生,相對上解除了校規的束縛,在成為金錢奴隸前有過片刻短暫的自由,可以泡圖書館鑽研學問,可以上莊齊心燃燒青春(和GPA),可以出國交流等。這一切一切經歷過的、 Chur過的、Champ 過的,都能讓你明瞭,所謂大學之道,就是在學習知識之餘,從半神仙的生活中充實自己的人生、擴闊自己的眼界,並學會縮短夢想和現實之間的距離。

誠然,或許神仙總有一天要著地,但可幸的是曾在半空暢遊。我們應感恩,能在制服(校服)過渡至制服(西裝)之間,還有大學的幾年能讓我們無厘頭一番。到了穿上畢業袍時,你會發覺,做神仙其實真係唔係剩係得張沙紙。

於是一切變得澄明:《再見我的 Poly》,不單只是倒帶每一位準職場新鮮人在成長路上必經的回憶,縱觀歐陽、發仔和陳列瑟的每首歌、甚至創立組合,都是他們體現大學生活的證明。未知君曾否查看臉書上《刺青雜誌》的簡介:「因為年青,才敢於輕狂;因為年輕,才勇於追夢。」不知道歐陽和發仔口中的神仙有否刺青,只道這間新青年理髮廳,遠遠的都能見到他們身上刺青的印記。

照見自身所有 Kai爆的行為,任憑「搏盡無悔」的吶喊在紅磚牆間流淌,既然未來還未來,新青年們不談金錢、不講利益,不在乎自己的音樂值錢與否,當下只希望諸君在脫下四方帽之後不會被俘虜,仍可以繼續尋找自己一套。

《再見 我的Poly 》

曲:新青年理髮廳

詞:新青年理髮廳

細細個阿媽就叫我 要俾心機讀書

仲話讀好啲書就可以

大個搵多啲錢 到時買車買樓 養乜狗都可以

由果時開始我就 好俾心機讀書

讀到我差啲痴左線

但係我堅持 因為遇到一位老師

果位老師話比我知 「過左海就神仙」

其實我果陣時仲唔係好知 「神仙」係咩意思

我著住件畢業袍 諗返起幾年前我啱啱黎到呢到

有好多靚女企係門口話 「招呼唔到」

然後我果時先知道咩係「大學之道」

我著住件畢業袍 見到個小朋友我同佢say hello

佢話「叔叔你好」我心諗佢係咪燒壞左個腦

我著住件畢業袍 帶埋頂畢業四方帽

究竟天空可以有幾高 諗諗下有pat 雀屎跌落個頭度 oh no

我著住件畢業袍 無諗到將來人工可以有幾高

只係唔想被俘虜 可以繼續尋找自己一套

終於入到 Poly讀「 E 」

E N G I N E 「Engine 」

喂 假假地都叫做個工程師

由果年開始 終於知道神仙既意思

原來做神仙好鬼寫意 做神仙可以咩都試

做神仙可以 唔係幾駛讀書

做神仙可以 作首歌講考試

做神仙可以十五蚊睇獸醫

做神仙 唔係只係為左張沙紙

我著住件畢業袍 諗返起幾年前我岩岩黎到呢到

有好多靚女企係門口話 「招呼唔到」

然後我果時先知道咩係「大學之道」

我著住件畢業袍 見到個小朋友我同佢say hello

佢話 「叔叔你好」我心諗佢係咪燒壞左個腦

我著住件畢業袍 帶埋頂畢業四方帽

究竟天空可以有幾高 諗諗下有pat 雀屎跌落個頭度 oh no

我著住件畢業袍 無諗到將來人工可以有幾高

只係唔想被俘虜 可以繼續尋找自己一套


Related Posts

One Response to 再見我的 Poly:新青年理髮廳的刺青印記

  1. Rose Wong 說道:

    新青年理髮廳是真有其店的,而且就在Poly附近的紅磡寶其利街,不過只剩下招牌,現址是菜檔~~~